ad.js

澳门威尼斯人网址

2018-09-14 23:58:08 来源:汽车E网

河北食品曾经是一家十分红火的单位。1992年它的出口。净创汇曾达到。1.6亿美元,。盈利额800万。元。

1993年2月2。8日,河北食品成立河北省食品进出口企业集团,一个以100。多家海内外独资企业、控股企业、直属企业、财。务挂钩企业以及其他。合资联营企业为紧密层和半紧密层的综合。型企业联合体。

然而正是这。些庞大的紧密层、半紧密层企业。联合体,将河北食品在10多年的时间里一步步拖垮。

当时河北食品原总经理叶四合曾说,河。北食品集团进出口贸易额约为2亿美元,建立100多家。企业组。成的企业。联合体之后,他们的奋斗目标。是:“九·五”期。间,总产值达到10亿元,进出口贸易额每。年递增10%,到2000年,进出口贸易额达到4亿美元。

自1994年起,这家河北省。最大的食品进出口公司就经历了长达10年的亏。损。到2005年7月底,河。北食品清产核资情。况表明,累计亏损额加上拖欠。银行贷款利息,已经超过20亿元。

2005年7月20日,河北食品《清产核资工作阶段性总结》说,。由于河北食。品历。史。原因的特殊性,下属企业单位数量很大,。所以。清产核。资工作困难不。少。根据已清理的结果显示,河北食品199。3年成立的100多家下属单位,亏损巨大。秦皇岛天洋实业公司等13家企业,在2003~2004年度。报告中,共上报损失2亿元。到200。5年7月底,集团公司本部。报损失7.8亿元。辛集爱。人果汁是集团所属的一个中外合资企。业。,报损失3800万元;邢台清真畜禽公司、。邢台冷冻厂是属于停产、濒临倒闭的企业,报损失大约3200万。元。以上4家。合计报损失10亿元。

河北食品的一位高层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河北食品10。0家下属单位,与总部的关系有。紧密层、半紧密层,像天。洋食品厂就是直属企业,独立法人,由河北食品出资兴建。它算是比。较好的企。业。,原来也是。亏损,。但是这一两。年出现盈利了。但是邢台畜禽的状况就不行了,亏损。严重。

事实上,1992年企。业集团的组建。是得到河北省政府的大力。支持的。当时一份由河北省计委、经委、省政府生产办、经济技。术协作办联合签发的文件显示,。河北省食品进出口企业集团,是河北省经贸。系统集团经济建设的试点之一。建设这样一个企业。集团。的最终目的是将河北省食品进出口企。业集团办成综合性、多功能。的国际化企业集团。

而企业集团。的“实业化。、集团化、国际化”雏形,。就是当时的河北食品企业集团。

河北食品办公室主任9月16日接受《第一财。经日报》采访时说,外贸食品1993年。效益很好。,出口创汇2亿美元,年利润在7000万元左右。

“当时的政策就。是鼓励创汇,外贸的口号叫:‘。以创汇为中心’。要求争取外汇、赚取美元,每年。都下达创汇任。务保。证完成。并且允许。亏损挂账。亏损了,挂起来,国家兜着。外贸需要。多少贷款,银行保证多少。”

就因为贷款很容易,再加上当时外经。贸部对于外。贸企业发展集团化政策的鼓励,。1993年总经理叶四合投资。了10。0多个厂子。省里也非常支持往外投资,后来就越投越多。收购企。业、办厂子、。上设备、买地皮,贷款的用途全用来。做这些。

“收购的企业,。并不管它们的人员和。工资,只是挂在河北食品名下。当。时设想的是诸多企业形成合力,能够滚动式发。展,创造更多。的利润。并且能够让河北食品由。原来的处级单。位形成厅局级架构。”该人士说。

“但是没。有想到19。95~1996年,国家外贸政策发生变化,出口商品。放开经营,。出口渠道增多,我们就失去了发展优势。”

而当时所建的厂子,主要是为生产‘一条龙’服。务。来料加工然后出口,因此几乎都是。多期工程。结果有的。工程开工不足,只建了一期,还没开始运行,又赶上国家对外。贸的贷款政策开始收紧,银行不再贷款。给我们,并且开始找上门来催要还款。这样河北食品的债务也就。渐渐开始了。”该人士说。道。

在近一周。的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。,河北食品大部分员工,承认原总经理叶四。合曾是。个有抱负的人,至少在19。91年他刚刚接手河北食品。的时候有一些想法。根据叶四合的。个人简历,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。,他从1972年起就在外贸系统工作。,对于公司外贸业务的运作有独特手法。

1991年,叶四合担任河北。食品总经理之后,利用国家改革、开放过程中给外贸。的阶段性优惠政策,开始大力扩。张公司,并在。1993年前后开始制定集团化、实。业化。、国际化的“三化”。外贸企。业发展战。略。

应该说,集团化企业的竞争实力比以前大大增强了,但是随着总。经理权力的增长,叶四合在。工作中的失误也逐渐显现出来。

比如单板栗经营过程。中叶四合的不。当决策,就导致质量事故,造成6000多万元的经。济损失。

对于叶四合。的性格,河北食品一位现任副总告诉记者,叶四合一般大事都是。自己说了算。他讲了一个小例子,早些年叶四合与香港一位投资者。联合办成四兴塑料厂,生产出口用塑料制品,结果。1997年10月30日就签订了出售。协议书,把该企业整体卖给河北省外贸化工公司。

当时四兴厂以1716万元的价格出售。根据。当地土地管理局和物价局的文件,1997年按照土地增值后的。价格,四兴厂仅10多亩的土地价格就。在2000万元左右,再加上。办公楼以及车间,售价至少应该在2600万元左右,这。与1716万元的卖价相差。880万元。

记者在采访。中了解到,叶四合任。职的10年内,作为上级主。管部门的河北省原外贸厅(现改为商务。厅)没有搞过一次认真的经济审计,其财务管理非常混乱,截止到2。005年7月。底,仅银行未达款项就有8000万元。

1994年叶四合向荷兰外商“欧加华。”的经理宋宝贵提供了3000万。元的借款,结果造成含利息。5000多万元的重大。经济损失。而就在“欧加华“破产前夕,曾经有中国。雇员向公司透露消息,让。河北食品采取措施,但河北食品并没有这样做。

同时,叶四合以及其总。会计师王兰珍通过河北承德县某外贸冷。冻厂进行假退货、虚开增值税。发票等非法手段,骗取国家出口退税100多万。元。此案当时很快就被该县公安机关侦破,厂里有关。人员被逮捕。

叶借给外商。3000万元在中国境内收购花生米。但是当时外经贸部的政策并不允许外商在中国境内自己搞收。购,私自开展进出口业务。

叶四合当时给宋300。0万元时,曾与。河北承德分公司签过一个假合同,并且买了很多收购、出口的发。票,。都是从山东以及辽宁直接。买过来的发票。其目的是为了骗取出口退税。

河北省原外贸厅监察室有关负责人9月17日接受记者采访。时说:“为骗税借3000万。元购买花生米的事。情,是有问题的。那个宋宝贵,所谓的荷兰商人,公安。局发了通缉令,但没有找到。他同时还欠。了山东外贸1个亿。”

另有河北。中行一位。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,河北食品2。001年。卖了自己的。办公楼,职工看到银行查封账户的通告,才知道他们。的住房集资款1072万元被动用了。

当时集资的名义。就是用来建房,虽然没有正式签。订集资建房和约,但是在办公会上说专款专用。河。北食品一位现任高层告诉记者:。“当时承诺就是建房,。没有说去搞什么经营,也只。有这样,职。工才会。将自己仅有的一部分钱拿出。来集资。”

根据原外贸厅的。调查结果,。此次挪用的职工1072万元住房集资款项,主要是用于做焦炭业。务,但是结果这个业务却做赔了。

后经河北原外贸厅专案组审定,这是一桩收购焦炭的诈骗业务,两个。诈骗犯已被公安机关逮捕。当时焦炭业务销售后返还了9。6。万元,另外还有976万元没有收回。

2001年12月24。日,河北食品向原省外贸厅呈报《关于挪用公司职。工集资盖房款问题的报告》,报告中说,经。审计核实,原领导班子由叶四。合总经理、王锋副书记、王。兰珍总会计师研究决定的,挪用了职工集资建房款1072万元。用于做焦炭业务,职工住房款目前仅有318。万元。

1999年8月18日,河北食品与中国远望集。团总公司签订了一份。《兼并协议》,其中有一款为。:自2000年1月1日起,河北食品高层经。营人员聘免一。事均由中国远望集。团总。公司负责,事前征求河北省外贸厅的意见。

《兼并协议》说,截止到1999年底,。河北食品资产总额为11亿。元,负债总额为12亿元。所有者权益为-58。85万元。按照这样的计算口径,河北食品的全部资。产无偿划给河北远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,该公司承担河北食品的。全部债务并且最终清偿。

河北食品现任一位副。总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关于兼。并一。事,是中行总行牵的头,因为我们欠中行的贷款太多,还。不起了,因此他们想找一家有实力的。企业,能够与河北食品搞联营,进行“偿债式”兼并,这样贷款就能。慢慢地往回收。

但是后来。没有做成。该副总说:“没有做成。的原因是只有国务院才能够定给哪一家破产兼并计划,当时能够批。准兼并破产的企业非常少,我们河北食品就没有被批下来。因。此中行总行也。就撤出了。但是原总经理叶四。合又撇开中行总行,私下里与联营企。业达成了协议。”

他说,也许初衷还是要将公司发展下去,但是最。终目的是想。将这个。单位的隶属关系弄模糊了,这样有些责任也就。不必要承担了。

其实早些时候这种兼并联营就开始。了。1997年2月3日中国兴发集团公司(下称。“中兴发”)出资510万元,河北食品出资490。万元成立了中兴河北国际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兴河北”)。

1998年的《出资转让协议》规定,1998年8月。14日中兴发将其出资全部转让给河北。省远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“河北远望”)。1。998。年12月31日公司名称由中兴河北变更为河北省远。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。

1999年的《。出资转让协议》规定,1999年河北。远望又将。其出资全额转让给中。国远望集团总公司(下称“中国远望”),同时河北食品将其全。部出资中的390万元转。让给中国远望,100万元转让给山西远太。科工贸公司(下称。“山西远太”)。

至此河北远望的。投资人就变更为。中国远望(占河北远望90%的股份)和山西远太(占。河北远望10%的股份)。

根据上述协议。约定,本应由中国远望及山西远太按照约定的股份比例将。资金注入河北远望账户,但是事实上却由北京新中。原大厦有限。公司(下称“北京新中原”)于1999。年11月4日汇给河北远望1000万元。

1998年的《出资转。让协议》和1999年的《出。资转让协议》,是虚假协议,因为退给中兴发。510万股金的单位不是河北远望,而是中兴。河北。

河北远望成立。之后,1999年11月15日河北食品以“应收代垫”的名义代河。北远望电汇给北京新中原500万元,1999年12。月8日河北远望又汇。给。北京新中原500万元。这样。河北远望的”投资人”抽逃了其全部的注册资金1000万。元。

2001年10月15日交通银行石家庄分行。(下称“交行”)与河北远望签订了《借款合。同》,借款金额1300万元。河北食。品以其位于和平西路的在建办公楼以及附属土地为抵押物,。与交行订立了《担保合同》。由于河北远望不能及时还。贷,经石家庄市中级。人民法院审理判决由河北食品承担连带责。任。河北食品出卖其资产后偿还了河北远望的贷款。

2005年9月16日,河北食品一位高。层告诉记者:“从1994年食品。开始连年亏损以后,199。7年开始给。食品公司找‘婆婆’,由总经。理叶四合、总会计师王兰珍,找到河北兴发集团,人家投。资510万。元,干了一年,发现被骗,要求退钱。退钱之后,又找到了北京远望集团。主持河北远望与远望集团建。联营公司。的,有河北省副省长、河北省。原外贸厅厅长,还有中。国银行总行的一个顾问。后来搞联合经营。不成了,也没有向省里汇报。员工多。次联名签字,要求。撤销这个假兼并。”

由此,河北省政府发布了《关于停止中国远望。(集团)总公司兼并河北省食品。进出口。(集团)公。司的通。知》,《通知》说,河北省政府决定停。止中国远望集团总公。司兼并河北省食品进出口(集团)公司,恢复河北省。食品进出口(集团)公司的独立法人地位,由河北省政府国。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委托河北省外贸资。产经营有限公司行使出资人职能。

2005。年9月6日,河北省外贸资产经。营有限公司一位高层在。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采访时说,今。年年底要将河北食品的清产核资情况结束,然后按照省政。府意见对其进行改制。

2003年12月2日,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。院曾下达《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》,刑事判决书。说,原审被告人叶四合,原系河北省食。品进出口公司总经理,2002年12月12日因涉嫌受贿被刑。事拘留。

中国银行河北分公司相关人员在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采访时透露。,叶四合在河北食品任职的11。年间,主要失误是,首先是19。94年板栗亏损1个多亿,再就是动用了。职工的住房集资款,这是河北食品。对叶四合真正有意见的地方。

该人士告诉记者,食品公司很多账目没有办法查,甚至有些账目,。就连叶四合本人都不知道。他说,计划经济时代,贷款是。公。司的事情,跟个人无关,所以不会追究个人责任。

9月18日,河北食品一位副总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采访时,提。到河北食品清产核资21亿元的出处。他告诉记者,这个数字一。直是由上级单位说下来的。主管单位叫外贸资产管理公司,这是它。从河北食品所贷各家银行。下属的东方、信达、长城等银行系统资产管理公司得来的数据。

事实上,7月份的《清产核资工作阶段性总结》曾多次出。现。核资困难。因为非法人资格的业务公司就有7家,。分别设置独立账务。系统单独核算,账务处理各自为政,比如往来账。项相互乱挂、重复设置科目等等。

“叶四合与财务总会计师王兰珍相互配合,管钱、管事,相互。帮助。只有他俩说了算,。完全将党。委班子架空了。”河北食品原来的党委副书记告诉记者。

河北食。品一位现任副经理在采访时曾表示:“公司漏洞这么大,主客观。原因都有。总经理。、党委书记都是一个人兼,上边控制不了他,中层又说了不算。,所以他的权力就比较大,体现在企业管理上。就是比较失控。”

河北食品一位高层告诉记者,假如银行核呆21个。亿,最后我们用4000多万元将它买回来。了。,无论是叫资产损失,还是叫资产流失,这些都没。有体现在公司这个账上,公司只是出了4000多万元。

中行河北分行一位人士。告诉记者,真正受损失的也不是银行。贷款收不回来就成了呆死账。中。行系统为了。上市,。要减少账目上的不良资产,就申请将这些。不良资产都核。销掉。而这样做是国家认。可的,让它们做核呆处理。等于是国家直接出钱将这些呆。死账。买断,由国家财政给钱,由此看来直接受损失的就是国家了。

“从1993年起投资的钱,建肉联厂投资1个亿,。建辛集爱人果汁厂1个亿,建种鸡厂投资3000万元。,建养鱼厂投资3000万元,建。果仁厂3000万元,还借给宋宝贵3000。多万元。算来算去,也就是3个多亿,再加上银行贷款,也不过就。是5个亿。那么清产核资出来的20多个亿,其。他的。钱都到哪里去了?”。河北食品的一位。现任副总说。

特别声明:此稿件为第一财经日。报授权财经独家网络发布,如需转载请致电财。经,财。经保留此稿件的网络版权及法。律追诉权,未经许可擅自转载者一。切法律后果自负!

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周一(1。2日)在出席《财经》年会发表演讲时表示,要积极推进市场创。新,积极研究稳妥发展股票期货。

责编: